Category: Books

我负丹青- 吴冠中

Book 1: 我负丹青 ⭐⭐⭐⭐⭐ 北京大学,小泉 -2018 小泉以前一直给我书看,2014 buffalo的书还没还给他, 这次去北京他又给了我一本书 我说下次还他,书可能不能一定还了,但是这份由书牵连的友情是不会变的。 读大学的时候,无意翻的一些画,有两幅画我至今记得看到时的感动 一幅是林风眠,一幅吴冠中。 这次在小泉这里又看到吴冠中就觉得是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 我在杭州河广州的路上读的,好巧,里面说到了杭州说到了江南水乡。我好喜欢这本书, 最近常常觉得是不是学什么年纪有些大了,还能有机会在学别的吗?可是看到吴冠中72岁去野外写生的时候,是感动,也是激励。吴冠中和黄永玉都说过,画画一画一天从来不觉得累。是找到自己喜欢得东西了会好幸福! 我也好幸运,虽然晚了20年,但是还是找到了自己真心喜欢的爱好。我也要好好守护它! 吴冠中的画好简单,但真的好美!有的还有一点像pollock! 摘录: 搜尽奇峰打草稿。 方生方死 文盲未必是美盲,母亲又审美的天赋,她敏感,重感情,但性子急。 我晚年作过一副《苦瓜家园》。苦,永远缠绕着我,参入心田。 苦于乐是相对而言,且彼此相转化。 青春期的草木都开花,17岁的青年情感如野马。野马,不肯归槽,我下决心,甚至拼命,要抛弃机科, 转学入艺专从头开始。 色的才华胜于形的把握 渡船: 我从幼年到少年·青年·外出和回家,必经这渡船,这渡船美,美的是立体的,它沉淀了几代人的肖像和背影 (我想到我们的湘西,沈从文笔下的翠翠,就是那是那个渡船啊!!!) 银灰调多呈现于阴天,我最爱江南的春阴,我画面中基本排斥阳光与投影,若表现晴日的光亮,也像是朵云遮日那瞬间。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。 双燕力着于平面分割,几何形组合,横向的长线及白块与纵向的短黑块之间形成强对照。双燕明确的表达了东方情思,即使双燕飞去,乡情依然。 只有她一人在园子里东寻西找时,才真正体会到园林设计之美。 水路陆路还得交替前行,水路兼程,辛辛苦苦赶什么路?要去哪里?愿作品能诉说赶路人的苦难与欢乐。 他观察我每晨极早骑车外出写生一幅水彩画,画北京一条街,回来整八点不误上课。 (每个艺术家,科学家都是这么努力的) 门外什刹海,春风杨柳,红莲歌姬,赏心乐事谁家院! 画架支在荒坡上,空山无人,心境宁静,画里乾坤,忘却了人间烦恼,一站八小时,不吃不喝, 这旺盛的精力,这样的幸福,太难得。 (黄永玉也说过) 但我不喜欢将诗提在画面上,局限了意境。 (我好喜欢把诗写在旁边的,就怕画的不好,才要诗来补) 香港土地发展公司的老板也爱惜这些老街,说: 画下这些将消失的美丽老街吧,为我赎罪吧。 (好可爱的老板) 不足二十岁,对梵高的作品一见钟情,终生陶醉,不可理喻。 我打起雨伞勾画教堂,虔诚中夹杂着惶恐,是否梵高在注视我! (等我练好帕格尼尼,我也去意大利!) 梵高说当手握住了笔便如弓触上了琴弦。 蜂采蜜,我采美。 洗衣和洗笔时完全是两种精神状态,洗笔必须严格要求,一丝不苟,洗衣服就大概算了。 (原来有个数学老师,黑板擦的好干净,但衣服就…..) 梵高,李贺等短命天才,毕竟只是凤毛麟角,艺术之成长大都依凭漫长岁月的艰苦耕耘。 “大气晚成”是艺术成熟的普遍规律,王母娘娘的蟠桃三千年成熟,倒像是揭示了艺术创作规律。 “佳人酿晚情,霜叶吐血红”。 (以前看过一个说巴赫的,说如果巴赫只有莫扎特,贝多芬,门德尔松的年纪就死了,那就没有巴赫了, 好在他活了很久,所以有巴赫) 人们并不懂得空山鸟语的内容,却能分析出其所以好听的节奏规律 学哪种风格都很容易学像,但自己的风格无借处,只能在自己长期的艰苦实践中逐步形成。 (是不是武侠小说里都要有自己的招牌,杨过的黯然销魂,冲灵剑法,小龙女最后融合左右互博和玉女心经) 功力与美感之间的桥梁 路是人走出来的,为捕捉自己的感受而寻路。“生活的美感”才是我数十年来上下求索的对象。慕然回首,那人在灯火阑珊处。…

Social media &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