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缘堂随笔

book 20

  • oct,nj

我好喜欢丰子恺的画,喜欢弘一法师的古道外,长亭边。没想到他们真的有传承的关系。
书里写到他们的认识因为一本书,真的就是最难的是相遇!

丰子恺的文人画,其实画不是真的像吴冠中,林风眠那么美。但是别具一格,有文化,有意思。

在basking ridge 的图书管,刚好看见他的随笔,就借了来看,他的感情太细腻,太敏感,难怪后来也出家了。

丰先生说不喜欢牵牛花因为她涨太快,爬太高…. 品格不好。哈哈哈…
牵牛花做错了什么…

好喜欢有一篇,说他在西湖避雨,因为和一群人一起拉琴唱歌有了特别的记忆。

也喜欢他说读书,练琴的那里,都是百炼成钢。

看了这本书,觉得音乐,艺术是恩赐,但是还是要世俗一点,要点hip-hop,要顶一点,不然太容易抑郁了。刚好今天和原来一个老同学聊天,我小时候也是矫情到爆,做做的不行,但好在现在的我把这些有的没的情感泛滥放在提琴和data science 上了,不然估计我真的会是网抑郁云的一员了。谢谢音乐,艺术,也谢谢数学!让我上了正轨,没跑偏。

Sparkle Lines

是谁好谁不好,姑且不论;其表示自己要“好”的手段,是彻底的诚实,纯洁而不虚饰的。

我曾全部经接受了母亲的慈爱,但不会全部接受她的训教。

蜗牛角上争何事?石火光中寄余生。

一粒沙里见世界,一朵花里见天国;手掌里盛住无限,一刹那便是永劫。

若没有胡琴的因缘,三家村里的青年对我这路人有何惜别之情,而我又和有依依于这些萍水相逢的人呢?
乐以教和。

鸦啼雀噪昏乔木,清明寒食谁家哭。

乐琴书以消忧,无孤松而盘桓。

每弹错一处,李先生回头像我一看。我对这一看比什么都害怕。

弘一法师:下次再还。

倘使现在怕痛停止练习,以前的功夫便都枉费,而你从此休想想学习提琴了。

不是对于那个提琴先生的信仰心,而是我的自励心。

我的刻苦地练习提琴,还是出于我自己的勉励心。

就是乔治说的,跳舞带给我自觉性。

这种舒服的滋味,远不及艰辛严肃回味的甘美。

正式求学可以堂堂正正皇皇地读书,这才是幸运而快乐的。

每天自己上一课新书,规定读10遍。

分四天温习,屡次反复,容易读熟。

读书的第一要点,是八五其事实的系统。
源源本本的记其事实的系统,却不可从局部着手。

我没有正式求学的福分,我所知道于世间的一些些事,都是从自己读书而得来的,而我读的书,都须用上述的机械的笨法子。

三分春色二分愁,更一分风雨。

杜宇一声春去,树头无数青山。

春工不在花枝,而在于草。

mayqueen, maypole,maygame

留春,送春,惜春,伤春

杨柳的美点,是其下垂。
为它高而能下, 为了它高而不忘本。

要统一,又要多样。要规划,又要不规划,

要不规则的规则,规则的不规则。

苦爱幽梦午梦长,

此中与世暂相忘。

华山处士如容见,

不觅仙方觅睡方。

happy reading!

 

Leave a Reply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Social media &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
%d bloggers like this: